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6-8008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前沿资讯 > 出国看病热点 > 出国看病热点

美国医院和日本医院的制度,让患者避免“莆系之痛”

发布时间:2018-07-12 10:52 来源:未知打印

这么多年来,中国无数医院非法滥用,并推广在临床上已经证明无效的“免疫疗法”让人触目惊心。医院和医生不同于商家,他们代表着病人全部的信任和希望,对病人使用明知无效的治疗手段并收取高额费用,实在不算取之有道。我们可以看一下美国和日本的医疗制度,是怎样避免“莆田系”现象发生的。

1、优质医疗在美国,为什么中国和美国这么不同?

对医生的制衡系统

美国的主治医用自己的行医执照行医,自己做决定自己负责,没有“上级医生”会替一个主治医负责。而中国,有所谓的主任负责制,科里的任何医生出了任何问题,主任都会有一定的责任。既然有责任,当然必须有权力参加意见。

看美国、日本医疗制度,如何让患者避免“莆系之痛”

 

美国的医生,以主治医为例,他受到的制衡不是来自医院里的上级或领导,也不主要来自病人和家属。美国的病人和家属不怎么打人,他们喜欢打的是官司。所以,对美国的医生的制衡来自相关法律和律师。在美国行医必须按照诊断治疗的Guideline进行治疗,必须符合“Standard of care”,不能自己觉得怎么治疗合适就怎么治。另外,美国采取的是第三方付费的方式,就是说由医疗保险公司来支付费用,所以医生的医疗活动多少间接地受到保险公司的制约。这种第三方付费方式有其好处,就是病人和医院之间不存在直接的付费关系。但是,美国现在正面临着一个保险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制定出种种政策,干预正常的医疗的现象。这是另一个很大的话题,就不在这里展开讨论了。

大医院和小医院

在中国的大医院做医生,经常会见到这样的病人:病人先在乡医院,然后是县医院看病,查不明白治不好就去省里。再不行就去北京(或者上海广州等城市),去了北京不是最高级的医院没看好,还可以去北京最高级的三级特等医院。要说国内级别不同医院之间医疗水平还真的相差很远。这么逐级看病也是不得已,因为不能所有的人有什么病都一下子跑到北京的三级甲等医院去看,那么做的话费用太贵,医院也忙不过来。但是,这么逐级看病,上级医院往往不太相信下级医院的检查结果,很多检查都要重新再做一遍,这样病人的花费就成倍地增长。经常出现这样的现象,病人跑到北京的三级特等医院时张嘴就是,“我们已经治了六个月,花了五万块钱了,可是病越来越重。。。”医生很委屈:“这是我第一次给你看病,我还一分钱没花你的呢,怎么把你在下面医院花的时间和费用都算进来了。而且,我也一天没有耽误你,你怎么把病情越来越重的帐也算在我的头上”

在美国看病,医院不论大小都要按照行业公认的方案来诊治,所有的主治医也都是经过严格的住院医培训的。所以,一般在哪里看病,医生说怎么样大致就是怎么样了。虽然有时候会另找一两个“second opinion”,但是不会象在中国那样看一个病从县里看到省里,再看到北京,一共看四五个医院。美国的医院也确实有一些水平格外突出一些的,比如梅奥诊所(Mayo Clinic),约翰霍普金斯(John Hopkins),克里夫兰诊所(Cleveland Clinic),或者是治疗癌症的Sloan-Kettering和Anderson Cancer Center。但是,除去这些顶级的医疗机构,其他的医院和医生之间的水平差别不象中国不同医院之间的差别那么大。

看美国、日本医疗制度,如何让患者避免“莆系之痛”

 

经验和循证医学

中国在十多年前开始学习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但是至今还远远没有做到。是不是循证医学就那么好,那是另外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大致说来,中国医生看病靠的是经验,比如,在教学医院里大查房时,医生之间的争论靠的是年资和经验多少。而在美国,在那些顶级医学院的教学医院的大查房时,那些主治医生们争论起来打的是文献仗。他们居然能记住在哪年哪期上有一篇什么文章讲到了什么支持自己的论点。在美国的医学院里,一个当了几十年的老教授,如果在讨论问题时拿不出令人信服的文献依据,照样会被别人用文献驳倒,资历和个人经验不是那么管用。

其实,经验和循证医学两者并不矛盾,都应该是诊断治疗所依据的基础。一个医生之所以能给病人看病,在学习医学知识后还要通过实践和在实践中学习积累经验和学识。这种经验可以是通过自己看病人得到的经验,也可以是通过看别人是怎么看病的得到间接的经验,比如通过参加大查房或看病历分析。循证医学则是把很多病例系统地总结出来,进行了统计分析,得出了结论。循证医学里最过硬的“证据”是大规模随机双盲对照前瞻性研究。

个人经验和循证医学各有其优势和不足,应该兼收并蓄。个人经验的好处是它是自己积累的,知道那些病人有哪些细节上的不同才导致有不同的诊断和治疗方案,而且自己也记得病人治疗的前因后果和整个过程。这样的经验多了,看病就有一种直觉(Gut feeling),能把自己引向正确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但是,个人经验也有其不足,就是它有很大的局限性,也有可能有偏差(Bias),此外,它跟依据循证医学的Standard of Care也可能会有差异。如前所诉,在美国行医,必须根据Standard of Care进行诊治。所以,如果个人经验跟循证医学相差很大的时候,应该依据循证医学,必要的时候可以向同行咨询,获得Second opinion。

循证医学的好处是,文献和Guideline都是公开发表的,大家都可以去查,大家都需要按照统一的诊治Guideline进行诊治,这样做可以保证所有的病人都得到Standard of care。而且,如前所述,循证医学相当于总结了很多人的经验,而且这种经验的总结是有条理的,它所要验证的结论是通过设计好的验证方法进行验证的,而不是随机观察到的。

循证医学的不足之处是它不是切身的经验,而且由于主观和客观的原因,循证医学的验证也可能是有偏差的。其中两个最常出现的偏差一个是观察时间过短,通常只有几个星期至几个月。另一个是这种设计好的研究方式排除了一些其他的可能有干扰作用的因素。比如研究一个药物对高血压的作用时,排除了那些同时有其他疾患的病人,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医生所治疗的病人往往同时还有其他的疾患。这就造成了参加研究的人群跟普通人群的差异,所以把从参加研究人群身上得到的结论用到现实生活中就会有一定的偏差。

看美国、日本医疗制度,如何让患者避免“莆系之痛”

 

2、为什么说日本医疗体系是个好榜样?

如果把镜头放长远一些,我们会发现中国社会正处在人口结构、疾病谱变化的十字路口,老龄化和新一轮生育潮会成为下一个十年最尖锐的矛盾。医院服务、基础医疗、养老护理、社会办医、商业保险,他们应该分别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怎么确定公共医疗的边界?社会办医该鼓励什么,不鼓励什么?基础医疗该如何发展?然而,这一切还没有纳入国家清晰和明确的行动方案。

可能很多人会说,中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但事实是,上述提到的很多问题,在很多国家都有清晰的规定,比如日本。中国医疗改革处在新旧交替的过渡期,也许和中国社会基础最像日本,他们的做法会给我们更多启发。



更多“美国医院和日本医院的制度,让患...”类似信息,欢迎查阅出国看病热点

  • 联系我们
  •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嘉里中心北楼1001室
  • 上海子公司: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1228号嘉里中心3座2808室
  • 日本子公司:東京都港区六本木1-6-1 泉ガーデンタワー13F
  • 波士顿子公司:88 Broad St.,Boston,
    MA 02110
  • 休斯敦子公司:6655 Travis suite 322,Houston,TX77030,USA
  • 厚朴方舟官方微信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1 6600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