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6-8008

日本語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前沿资讯 > 出国看病热点 > 出国看病热点

困住爱与生命 | 每天在医院上演的骗局

【本文为疾病百科知识,仅供阅读】发布时间:2019-06-05 10:32 来源:未知打印

不知昏睡了多久,一醒来,已经是春天了。

我惊奇地感到身体恢复不少,正想久违地下床活动。

一抬眼,看到一位身着黑色正装的陌生人。

 

“你死亡了。”这个自称阴间使者的帅哥向我宣告。

呵,吓唬谁呢?不过是细菌型肺炎,妈妈明明说过,很快就能出院。

 

是荒谬的梦吧。

我想掐醒自己,右手却直接穿过了左手,毫无触感。

 

我转身想回到被窝,睡到梦醒为止,却在病床上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面色惨白,身上插满管子,胸前没有任何起伏。

 

 

心电监视仪发出的刺耳声响将我拉回现实。

 

医护人员冲进病房,穿过我虚无的“身体”来到床边,竭尽全力想让我的心脏重新跳动。

 

我目睹这一切,却束手无措。

 

随着医生无能为力的哀叹,家人在门廊绝望的哭喊,我再也感受不到生理上的任何痛感。

 

是的,我死亡了。

 

这是我人生中较为重要的大事之一,除了阴间使者,我是靠前个知道的。

 

但我的死因,我却是 一个知道的:

吞噬我生命的根本不是肺炎链球菌,而是癌细胞。

 

所谓的小手术、被父母装在透明盒子里的药丸、名称被贴纸盖住的输液瓶、频繁的复查、护士细致热情的关切、父母带着沧桑感的笑容……

 

上次清醒的时候,似乎还是冬天,我还在期待病情随着天气回暖而好转。

 

随着与这家医院的种种联系渐渐浮现在脑海,我终于恍然大悟。

 

在与病魔抗争的 时期,我竟一直活在谎言里……

 

 

早晨,我从被宣告患癌死亡的梦里惊醒,被隐瞒至死的绝望与无力感却是那么真实。

 

我对这种“为了我好”的隐瞒感到恐惧。倘若我真的深陷癌症泥沼,我想要知道,也需要知道关于病情的一切。

 

- 1 -

渴望知道病情的患者

我并不是 想要知情的人

甚至不是少数之一

 

 

在2017年的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与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住院部,有78.4%的肿瘤患者认为应该把病情告诉患者本人。

 

同时,61.2%的肿瘤患者渴望了解病情,需要知道所有疾病的信息。

 

 

2013年,在山东省肿瘤医院住院的癌症患者中,高达92.9%的患者希望医生及家属如实告知自己的病情,仅7.1%希望部分告知,没有患者希望医生与家属“不告知病情”。

 

在2007年,陕西省肿瘤医院就有90%以上的病人希望了解自己的真实病情、 有关治疗手段及护理方法。

 

- 2 -

总是隐瞒病情的家属

尽管大多数患者都想知道自己的病情

许多家属依然会以“保护”之名隐瞒病情

 

 

在2010年于湖北医药学院附属人民医院肿瘤科进行的调查中,只有 21%的家属主张把病情告诉患者 ; 79%采取不同程度保密措施,高达62.22%的家属选择在患者临终前才告知。

 

 

- 3 -

家属:隐瞒是保护

病患家属们对“病情隐瞒”的主张究竟为何呢?

 

 

2013年,在山东省肿瘤医院住院的癌症患者家属中,有70%的家属担心告知病情会导致患者心理崩溃,20%担心患者拒绝治疗。

 

 

- 4 -

医生:隐瞒也许是伤害

 

但是,隐瞒真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吗?

如实告知病情真的会让家属的担心成为现实吗?

 

事实上,隐瞒病情通常不能成为患者的“精神保护伞”,反而往往对其造成精神上的不利。医者们认为,患者在不知病情的情况下,常常难以耐受化疗、放疗等引起的副作用,会不信任、不配合甚至抵触治疗。

 

时代在进步,医学技能和社会观念都在前进,患者们也越来越相信自己能够更加理性对待重大疾病的发生。比起“谈癌色变”,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将癌症视作可以长期伴随的慢性疾病。

 

因此,隐瞒虽然是下意识的保护方式,却不一定是较恰当的选择。

 

 

尽管患者想要知道、医生建议告知、法律也保护着公民的知情同意权,不容忽视的是,在我国具有强大思想根基和历史渊源的“家本位思想”的作用下,大多数家属仍然在代替患者知情与决策,用善意的谎言“保护”患者。

 

通常情况下,患者、家属与医生之间相安无事,病情隐瞒并无大碍。

 

但如果具有自主意识的患者不同意家属做的决定呢?

如果患者因为不知情而做了不利于治疗的事呢?

如果患者拒绝接受治疗呢?

 

法律既保护患者的知情同意权,却也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医生所采取的“保护性医疗措施”,也就是:在为病人治病的同时,采取的一切维护病人的身心健康和有利于疾病的恢复的措施,这其中也包括隐瞒病情。

 

我国现行法律文件中的相关规定

(上下滑动阅读)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

第61条

医疗机构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对患者实行保护性医疗措施,并取得患者家属和有关人员的配合。

第62条

因实施保护性医疗措施不宜向患者说明情况的,应当将有关情况通知患者家属。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第11条

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应当将患者的病情、医疗措施、医疗风险等如实告知患者,及时解答其咨询,同时,应当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 

《执业医师法》

第26条

医师应当如实向患者或者其家属介绍病情,但应当注意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

《侵权责任法》

第55条第1款

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 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第55条第2款

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然而,“不宜向患者说明”、“避免对患者产生不利后果 ”以及“义务”具体包含哪些情况呢?这些法律文件并没有给出清晰的界定。

 

因此,为了避免医患矛盾与纠纷,医生往往会在“告知与否”和治疗方案的选择上遵从家属的意见。

 

当家属代替不知情的患者作出重大(甚至关乎性命)的医疗决定,患者的知情同意权、隐私权和生命健康权是不是就受到了侵犯呢?如果患者方试图追责,医生和医院该如何自保?

 

这让医生们感到无所适从。

 

为了避免医患矛盾与纠纷,他们往往会在“告知与否”和治疗方案的选择上遵从家属的意见,较终形成了“医生优先尊重家属——家属隐瞒——医护人员配合家属”的闭环,将患者本人的意愿隔绝在外。

 

 

病情隐瞒没有 的对与错。

 

但很多时候,在病情隐瞒的闭环之内,是进退两难的医者与不得不负重前行的家属;

 

闭环之外,则是因为不了解病情而极有可能焦虑不安的患者,这种不好情绪有时可以击垮家人之间、医患之间的信任,击溃患者顶住重压的精神防线,甚至酿成终身遗憾。

 

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癌症患者,抑或是癌症患者的家属。前者的命运也许掌握在家属手里,后者也许掌握着家属的命运。

 

说来刺激,但我们确确实实就生活在一个家人之间的羁绊可以深至命运的时代与社会。

 

如果你是患者,你愿意知道吗,想知道多少呢?

如果你是家属,又应该怎么作决定?

 

既然如此性命攸关,不妨提前想想、和家人聊聊。毕竟,在患者始终被蒙在鼓里的遗憾故事中,“憾”源于“事与愿违”,“事”之所以与“愿”相违,则正是因为“愿”被忽视。


 
厚朴方舟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北京,建立了由全球权威医学专家组成的美日名医集团,初个拥有日本政府官方颁发的海外医疗资格的企业。如果您有海外就医的需要,请拨打免费热线400-086-8008进行咨询!

更多“困住爱与生命 | 每天在医院上演的...”类似信息,欢迎查阅出国看病热点

  • English | 微信端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6 8008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