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6-8008

首页 > 美国看病 > 美国新药资讯 > 美国糖尿病新药:DDP4抑制剂,糖尿病的克星

美国糖尿病新药:DDP4抑制剂,糖尿病的克星

多年以来,糖尿病一直是一种困扰我们的慢性疾病。医药学家们做了各种各样的尝试,经过不懈的努力,也并没有研制出能根治糖尿病药,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研制出了每周只需服用一次的DPP-4抑制剂。作为一种美国糖尿病新药,DPP4因疗效显著,且低血糖的风险比较低,不良反应少,而被大众所认可。美国糖尿病新药研制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沿。根据研究表明,DPP-4抑制剂的作用比想象中更加复杂。
 
 
美国糖尿病新药
 
正常情况下进餐后,小肠分泌肠促胰素,促进餐后胰岛素分泌降低血糖,口服葡萄糖对胰岛素分泌的促进作用明显高于静脉注射,这种额外的效应被称为肠促胰素效应。2型糖尿病患者的肠促胰素效应明显降低,餐后葡萄糖耐量降低。肠促胰素主要包括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和葡萄糖依赖性促胰岛素多肽(GIP),它们极易被DPP-4分解失活。因此我们预期,通过升高肠促胰素的水平,DPP-4抑制剂可能改善2型糖尿病患者的肠促胰素效应。然而,采用DPP-4抑制剂治疗后,2型糖尿病患者的葡萄糖稳态有明显获益,但是肠促胰素效应并未显著改善。可能的解释是DPP-4抑制剂不仅改善了β细胞对口服葡萄糖的应答,对静脉血糖的应答也发生相似改善,使得肠促胰素效应的数值大小(通过β细胞对静脉血糖的应答/β细胞对口服葡萄糖应答表示)保持不变。
 
既往人们认为,DPP-4抑制剂可以改善血糖,仅仅是因为它可以增加GLP-1的内分泌活性。现有证据表明,DPP-4抑制剂的作用机制可能还涉及其他途径及底物。
 
 
美国糖尿病新药
 
迷走神经信号通路
 
一项研究选择性敲除了小鼠结状神经节中的GLP-1受体,结果导致餐后血糖水平升高,胰岛素应答减弱,这表明迷走神经信号可能参与了内源性GLP-1的降血糖作用。DPP-4抑制剂通过GLP-1受体依赖的机制增强小鼠体内葡萄糖诱导的迷走神经活性,低剂量给药仍然可以改善葡萄糖耐量和胰岛素分泌。然而,啮齿动物之外的其他健康受试体(如猪、人等),其神经通路被阻断后外源性GLP-1的肠促胰素效应并未减弱。迷走神经信号通路在糖尿病治疗中的作用有待进一步研究。
 
胰岛内局部信号通路
 
一些报告指出,胰腺内某些部位可能也产生GLP-1和GIP。通常胰高血糖素原在小肠L细胞内的激素原转化酶(PC)1/3作用下产生GLP-1,而在胰腺α细胞内,则在PC-2作用下产生胰高血糖素。然而,研究人员在啮齿动物和人α细胞及胰岛培养物中也观察到PC 1/3及GLP-1。此外,高血糖情况下,PC 1/3表达和胰腺GLP-1生成均增加。这些证据表明,DPP-4抑制剂的抗高血糖作用可能涉及旁分泌系统增强,胰腺局部产生的GLP-1增加。然而,灌注的猪胰腺研究未能显示DPP-4抑制剂对胰岛素分泌的任何直接影响,此外,小肠与潜在胰腺来源的GLP-1对DPP-4抑制剂的相对重要性仍有待确定。
 
对胃肠蠕动的影响
 
研究表明,外源性GLP-1可延缓胃排空,因此研究人员推测,DPP-4抑制剂的作用也可能延缓营养物质向小肠转运的作用,从而延缓吸收并限制餐后血糖水平升高。内源性GLP-1可能对胃排空有抑制作用,但DPP-4抑制剂的研究却并未或者仅轻微影响胃排空。总而言之,DPP-4抑制剂通过减缓胃肠蠕动以限制餐后血糖水平升高似乎并不太可能。
 
其他底物
 
除了前面多次提到的GLP-1外,理论上还有许多其他底物可能参与介导DPP-4抑制剂的代谢作用:
 
PYY

PYY是DPP-4的内源性代谢产物,可减少食物摄取、参与调解β细胞功能等。DPP-4抑制剂可导致PYY水平显著降低,PYY引起的厌食症状相应减弱,可能会部分抵消GLP-1的食欲抑制作用,这解释了为什么DPP-4抑制剂导致GLP-1水平升高,但是对体重的影响相对中性。

GIP

小鼠研究显示,GIP可能参与介导了DPP-4抑制剂的部分降血糖作用,然而2型糖尿病患者体内GIP活性可能由于糖毒性而受损。因此推测,DPP-4抑制剂的初始作用可能主要通过GLP-1介导,血糖得到改善后,GIP活性逐渐升高,可帮助进一步提高DPP-4抑制剂的抗高血糖作用。
 
SDF-1

DPP-4抑制剂可导致SDF-1表达增加,SDF-1α可增加β细胞存活的可能,可能也会通过促进α细胞中PC 1/3活性来增强胰腺GLP-1的产生。因此,DPP-4抑制剂可能通过增强局部SDF-1α的分泌,及促进SDF-1α和胰岛GLP-1之间的相互作用而影响β细胞功能。
 
垂体腺苷酸环化酶激活多肽(PACAP):PACAP是一种神经肽,可参与胰岛功能调节,在葡萄糖和脂质代谢中起作用。使用DPP-4抑制剂后,外源性PACAP促胰岛素和降血糖作用增强。然而,内源性PACAP的代谢是否也受到DPP-4抑制剂的影响,以及它在DPP-4抑制剂降糖疗效中的作用尚未可知。
 
综上所述,肠促胰素在介导DPP-4抑制剂的降糖作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DPP-4抑制剂的作用机制除了系统内分泌途径,还可能通过局部、神经和内分泌途径介导。
 
在2型糖尿病的治疗过程中,DPP-4抑制剂仅可将活化的肠促胰素水平提高2-3倍,这可能限制DPP-4抑制剂作用的有效性,因此需要寻求新的方法进一步提高其有效性。临床研究发现,DPP-4抑制剂联合二甲双胍可进一步降低HbA1c,这可能是由于二甲双胍可刺激内源性GLP-1分泌,同时DPP-4抑制剂保护其不受水解。同理,DPP-4抑制剂与其他可增强肠促胰素分泌的药物联用也可取得良好效果。

DPP-4抑制剂作为一种美国糖尿病新药,给了糖尿病患者很大的便利,也给了糖尿病的研究者们极大的鼓舞。在不久的未来,相信一定会出现可以根治糖尿病的药,不止是美国,对抗糖尿病,是全人类的任务,因为它和我们休戚相关。现在是美国糖尿病新药,未来怎样,谁有说的好呢。
 

特别提示:为保护用户和医生隐私,文中姓名和图片都进行了隐私保护处理。本文经用户授权发布,版权归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和用户本人所有,未经厚朴方舟授权严禁转载,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 幕内雅敏 教授

    IASGO(国际外科、消化科、肿瘤科医师协会)主席

    日本外科学会会长

    日本红十字会总医院院长

    擅长:肝胆疾病、肝胆胰移植

    咨询预约

×

推荐医院

  • 联系我们
  •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嘉里中心北楼1001室
  • 上海子公司: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1228号嘉里中心3座2808室
  • 日本子公司:東京都千代田区麹町2-2-22ACN半蔵門ビル4F
  • 美国子公司:6655 Travis suite 322,Houston,TX77030,USA
  • English | 微信端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1 6600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