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日本看病 > 日本医疗技术 > 质子治疗癌症的效果好吗

质子治疗癌症的效果好吗

【本文为疾病百科知识,仅供阅读】  2021-03-25  作者:厚朴方舟  

质子治疗是放疗中的一种,是国际认可的放疗前端技术。2018年NCCN(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已将质子治疗列为头颈部肿瘤和食管癌的标准治疗方法。在之前也将质子治疗纳入了肝胆肿瘤的治疗指南中。相比于普通放疗,质子治疗因为其精准高能的性质所引起的不良反应更小,治疗成果也更好。到今天,全世界已经建成99家质子治疗中心。那么质子治疗的效果究竟如何呢?治疗癌症的效果好吗?

质子治疗

(图源:筑波大学附属医院质子治疗中心)

质子治疗不同癌症的效果介绍

一、神经系统肿瘤

质子束治疗已广泛应用于颅底脊索瘤的治疗,其效果较普通放疗明显提高,部分患者可在避免手术 的情况下获得根治。美国放射肿瘤学会(ASTRO)在质子治疗的回顾性研究中曾公布,质子治疗的疾病局部控制率接近 80%[3-4],质子治疗结束后 3 个月,患者发生的不良反应更少,患者能更快恢复健康,并且发生第二次肿瘤的风险降低一半[4]。PBT 与传统 X 射线放疗相比,降低了对周围正常器官和组织的不良反应,进一步改善了对肿瘤的治疗成果。

二、胸部肿瘤

质子放疗可明显提高对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成果,它可提高靶区肿瘤照射剂量,并不增加甚至可降低对肺和纵隔的放射性损伤。一项系统性回顾分析结果表明,早期非小细胞肺癌经质子治疗后的 5 年生存率为 60%,而普通光子立体定向放疗的 5 年生存率仅为 41%;可以看出质子治疗的成效显著优于普通放疗,对早期 NSCLC 的治疗更安全有效[5]。

QQ截图20210326191004.png

(图源:[5])

马里兰大学、梅奥诊所、安德森癌症中心对 582 例食管癌患者的术前质子放疗与普通光子束放疗进行了比较。结果显示,质子束放疗能够提供符合靶体积的远侧和近端边缘的剂量分布,显著减少肺、心脏、脊髓的递送剂量,肺部并发症的发生率整体降低 5.1%~22.8%,患者平均住院时间可缩短 3~4 d[6]。

三、腹部肿瘤

一项回顾性分析[7]报告了2001 年至 2007年进行了质子治疗的 318 例 肝 细 胞 癌 (HCC)患者的相关资料,结果发现其1 年、3 年和 5 年总生存率分别为9.5%、64.7% 和44.6%。美国 Loma Linda大 学 的Ⅱ 期 临 床 试 验 研 究 了 76 例经过质子治疗的肝细胞癌患者,结果发现患者的中位无疾病进展生存时间是 36 个月,其 3 年无疾病生存率是 60%[8]。质子治疗减少了肝细胞癌患者治疗后的不良反应和严重的并发症,而且在合理范围内,可通过照射剂量的增加来改善肿瘤控制率和提高患者的生存率。

QQ截图20210326190835.png

(图源:[8])

在对各类肿瘤的治疗中,进行前列腺癌质子治疗的患者数量占比很大。已经证实,质子治疗在前列腺癌的治疗中更加安全有效,生存率和患者的生存率也都更高,质子治疗可使患者 5 年总生存率整体提高 4.9%,膀胱辐射剂量减少 35%, 直肠辐射剂量减少 59%[10]。质子治疗可以大大提高前列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其中生活不受影响的患者数是其他前列腺癌治疗方式的 2 倍[9]。

四、儿童肿瘤

一项研究分析了 32 例接受 PBT 的低级别胶质瘤儿童患者,8年无进展生存率和总生存率分别为 82.8% 和 100%[12]。因为放疗可严重影响神经认知功能,所以对于年龄较小的患者来说从质子治疗中的受益更加明显。对于脑肿瘤儿童患者来说, 接受X射线放疗的患儿的智商平均每年下降 1.57分,但是在进行质子治疗后,患儿的智商得分则保持稳定[11]。

从上述数据中可以看出质子治疗癌症有较高的优势,又是相较于传统放疗来说更加安全有效的方式。在质子治疗技术方面,日本一直处于世界前沿,拥有着丰富的治疗经验。相关链接:日本质子治疗癌症 厚朴方舟旨在为患者提供更好医疗,与筑波大学附属医院质子治疗中心、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均建立了深入合作关系,有质子治疗需求和想要了解更多的患者可以在线咨询医学顾问。

  

参考来源:

[1]Benson III AB, D'Angelica MI, Abbott DE, et al. NCCN Guidelines Insights: Hepatobiliary Cancers, Version 1.2017[J]. J Natl Compr Canc Netw, 2017, 15(5): 563−573. DOI: 10.6004/jnccn.2017.0059.

[2]Colevas AD, Yom SS, Pfister DG, et al. NCCN Guidelines Insights: Head and Neck Cancers, Version 1.2018[J]. J Natl Compr Canc Netw, 2018, 16(5): 479−490. DOI: 10.6004/jnccn. 2018.0026.

[3]Allen AM, Pawlicki T, Dong L, et al. An evidence based review of proton beam therapy: The report of ASTRO's emerging technology committee[J]. Radiother Oncol, 2012, 103(1): 8−11. DOI: 10.1016/j.radonc.2012.02.001.

[4]Ahmed KA, Demetriou SK, McDonald M, et al. Clinical benefits of proton beam therapy for tumors of the skull base[J]. Cancer Control, 2016, 23(3): 213−219. DOI: 10.1177/1073274816023 00304.

[5]Berman AT, James SS, Rengan R. Proton Beam Therapy for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Current Clinical Evidence and Future Directions[J]. Cancers (Basel), 2015, 7(3): 1178−1190.DOI: 10.3390/cancers7030831.

[6]Chuong MD, Hallemeier CL, Jabbour SK, et al. Improving Outcomes for Esophageal Cancer using Proton Beam Therapy[J]. 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 2016, 95(1): 488−497. DOI: 10.1016/j.ijrobp.2015.11.043.

[7]Nakayama H, Sugahara S, Tokita M, et al. Proton beam therapy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The University of Tsukuba experience[J]. Cancer, 2009, 115(23): 5499−5506. DOI: 10.1002/ cncr.24619.

[8]Bush DA, Kayali Z, Grove R, et al.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high-dose proton beam radiotherapy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 phase 2 prospective trial[J]. Cancer , 2011, 117(13): 3053−3059. DOI: 10.1002/cncr.25809.

[9]Mahal BA, Chen YW, Efstathiou JA, et al. National Trends and Determinants of Proton Therapy Use for Prostate Cancer: A National Cancer Data Base Study[J]. Cancer , 2016, 122(10): 1505−1512. DOI: 10.1002/cncr.29960.

[10]Hoppe BS, Michalski JM, Mendenhall NP, et al. 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study of patient-reported outcomes after proton therapy or intensity-modulated radiotherapy for prostate cancer[J]. Cancer, 2014, 120(7): 1076−1082. DOI: 10.1002/cncr. 28536.

[11]Kahalley LS, Ris MD, Grosshans DR, et al. Comparing Intelligence Quotient Change After Treatment With Proton Versus Photon Radiation Therapy for Pediatric Brain Tumors[J]. J Clin Oncol, 2016, 34(10): 1043−1049. DOI: 10.1200/JCO.2015.62.1383.

[12]Greenberger BA, Pulsifer MB, Ebb DH, et al. Clinical Outcomes and Late Endocrine, Neurocognitive, and Visual Profiles of Proton Radiation for Pediatric Low-Grade Gliomas[J]. Int J Radiat Oncol Biol Phys, 2014, 89(5): 1060−1068. DOI: 10.1016/j.ijrobp.2014.04.053.


厚朴方舟2012年进入海外医疗领域,总部位于北京,建立了由全球权威医学专家组成的美日名医集团,初个拥有日本政府官方颁发的海外医疗资格的企业。如果您有海外就医的需要,请拨打免费热线400-086-8008进行咨询!

本文由厚朴方舟编译,版权归厚朴方舟所有,转载或引用本网版权所有之内容须注明"转自厚朴方舟官网(www.hopenoah.com)"字样,对不遵守本声明或其他违法、恶意使用本网内容者,本网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上一篇:日本质子治疗癌症费用一般是多少钱,汇总质子治疗价格 下一篇:重离子治疗一般要几个疗程

热门服务

  • 日本精密体检

    日本医疗体检综合服务平台

    高性价比的专业体检套餐

    了解详情

  • 远程视频会诊

    足不出户与国际医学专家沟通

    新型用药方案和治疗方案

    了解详情

  • 海外就医安排

    专业的一站式海外就医服务

    国外专家预约、落地安排

    了解详情

推荐阅读

日本权威医学专家

铃木健司是日本顺天堂大学附属顺天堂医院呼吸外科主任,擅长肺癌、纵膈肿瘤、转移性肺癌的诊断和治疗。铃木教授的肺癌手术经验十分丰富,是世界级的肺癌手术专家。在高难度的肺癌手术治疗方面,铃木健司教授是日本的领军者。铃木
久保田馨教授是日本医科大学呼吸科教授、日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癌症中心主任、日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化疗科主任。久保田馨教授曾在日本国立癌症中心工作二十余年,在肺癌治疗方面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久保田馨教授每年做200例以上肺癌为主的恶性肿瘤诊断,和150例以上的化疗及靶向药物治疗。久保田馨教授与北东日本研究机构(NEJ)和东京癌症化疗研究会(TCOG)等机构共同参加临床试验,其中包括:NEJ01、NEJ02。久保田馨教授已发表了20余篇重要论文,其中几篇对小细胞肺癌的原因进行推论,并提出了临床研究方法。另外,他采用独自的从染色体推测的研

日本医院排名

日本顺天堂大学附属顺天堂医院

日本综合排名前列的医院

日本榊原纪念医院

日本治疗心脏病权威医院

日本东京医科大学病院

癌症医学合作基地医院

全球咨询服务热线

400-086-8008

English | 微信端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