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1-6600

  • 治愈率极高

    杀癌利器,经过质子治疗早期肿瘤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达到80%以上。

  • 副作用极小

    粒子治疗对肿瘤后面和侧面的正常组织照射为0,几乎不损伤正常组织。

  • 精确度极高

    粒子射线运用自动化技术认为控制其能量释放的方向、部位和射程,可将Bragg峰控制在肿瘤靶区,实现“定向爆破”。

  • 弥补其他治
    疗方法不足

    粒子治疗与传统癌症治疗相比显出巨大的优越性。国外报道脑胶质瘤经质子治疗后靶区内无1例复发。

适应症

*以上为质子的范畴,重离子范畴小于质子,具体患者情况是否符合质子/重离子治疗均需经过具体的检查评估才能最终判断

不适应症


并非所有的肿瘤都适合采用质子治疗,那些病灶与正常组织分界不清晰或病变较为广泛的肿瘤,不适合采用质子治疗。

质子重离子治疗,不能确保治疗后肿瘤不再复发和转移,但经过质子重离子治疗后,肿瘤复发和转移的几率远远低于其他治疗手段。质子重离子治疗能够快速杀灭实体病灶,对肿瘤患者走向康复,有较大帮助。

质子重离子治疗是否适合我?

全球概况

粒子治疗先进国家-日本

日本是世界上拥有最先进、最多的质子和重离子治疗专用设施的国家之一。

多年从事质子重离子治疗的医师们得益于此,积累了宝贵的医疗经验,也是日本医院治疗癌症效果全世界最好的原因之一。

拥有12家质子重离子治疗中心


1个建立专用于肿瘤临床治疗的重离子中心


技术全面


治疗患者案例累积超过3万例


治疗费用全球最低

顶级医院

日本国立癌研究中心东病院

预约咨询

排名:日本质子治疗排名第一

优势:头颈部肿瘤 鼻咽癌 前列腺癌 肺癌 肝癌

医院简介:成立于1962年,是日本癌症治疗的国立医疗机构。该院尊重患者权益,为患者提供最合适的治疗。 研究开发并普及克服癌症的新型医疗技术,并将所掌握的医疗信息积极与国内外共享。

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

预约咨询

排名:日本重离子治疗中心实力最强之一

优势:眼黑色素瘤 肉瘤重离子治疗

医院简介:日日本国内唯一的一所研究放射线与人类健康的综合研究开发机构。运用先进医疗对于恶性肿瘤的诊断及放射线治疗有着丰富的临床经验。该院的医生凭借高超的诊疗技术,对亚洲乃至欧美都做出了贡献。

哈佛大学附属麻省总医院

预约咨询

排名:2016-2017全美综合排名第三,产生了1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优势:骨肉瘤 垂体瘤 肺癌 风湿性心脏病 心肌病 癫痫 糖尿病 尿崩症

医院简介:建立于1811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三所医院之一,也是新英格兰地区建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医院和哈佛医学院建立最早、规模最大的教学医院,至今已产生了13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治疗案例

治癌利刃,重离子治好了母亲的黑色素瘤

查看详细

化名:罗女士(68岁)    疾病:眼部脉络膜黑色素瘤

摘要:患者在国内体检过程中发现视力减退,经过进一步检查,结果显示,罗女士右眼球鼻上方球壁肿块占位,很可能患有脉络膜黑色素瘤,伴网膜脱离,国内医生建议采用质子重离子治疗。经过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的重离子放射治疗,肿瘤得到控制,保住了眼球。

盆腔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毛毛赴日治疗减痛苦

查看详细

化名:毛毛(2岁)    疾病:盆腔神经母细胞瘤

摘要:毛毛在2014年1月出现尿潴留、几天一次大便等情况。5月26日因腹部疼痛,B超显示毛毛盆腔存在肿瘤,确诊为盆骨神经母细胞瘤,并侵...

厚朴方舟客户刘先生梭形细胞肉瘤赴日重粒子治疗记

查看详细

化名:刘先生(36岁)    疾病:梭形细胞肉瘤

摘要:患者在国内进行了右侧盆腔臀部肿瘤切除手术,术后肿瘤残余部分需放射治疗,由于国内放疗副作用大,医生推荐刘先生到日本接受重离子治疗。经过在日本4周治疗,肺部转移概率大幅降低(如未在日本治疗,转移几率近乎100%)...

服务流程

详情咨询

【免责声明】本公司力求为用户提供准确、客观的数据资料与信息,所有数据均来源于公开发表的文献文章,数据资料与信息仅供参考。本公司不因对该资料产生或引起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

×

治癌利刃,重离子治好了母亲的黑色素瘤

2017-04-27

出国看病过程

“检查结果显示,罗女士右眼球鼻上方球壁肿块占位,很可能患有脉络膜黑色素瘤,伴网膜脱离,建议您考虑下质子重离子治疗。”当诊断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头脑中一片空白。此时坐在外面的母亲还一无所知,我该怎样告诉她这个残酷的事实?

大概也就三个月前吧,母亲无意的说过几回感觉眼皮下垂,看东西模糊。人上了年纪,难免视力退化,我们都没往心里去。两个月后例行带她去医院体检,结果也显示“视力减退”,医生建议我们去做进一步的检查,我们才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但当这样一份检查结果摆在眼前时,还是无法做到平静接受,更何况是年近七十的母亲,再三考虑我们选择了淡化病情,部分隐瞒。

通过大量的网络搜索和四处打听,了解到日本是粒子线医疗大国,尤其是以国家战略支撑发展的重离子技术,更是走在国际前列,于是我们找到了拥有日本最好医疗资源的出国看病服务机构——厚朴方舟。

他们第一时间索要了母亲所有的病历资料,翻译整理后交给他们签约的日本顶级专家审核,同时为我们预约了日本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和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两家医院。几日后收到了李医生带来的好消息,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同意接收治疗,并敲定了见诊时间。

一月末的日本要比国内温暖一些,早上我们在小孙(厚朴方舟陪同翻译)的陪伴下,终于来到了日本唯一一所研究放射线与人类健康的综合研究开发机构——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日本国内接收重离子患者最多的医院。

在采血、头部和腹部CT等检查结束后,小孙安置母亲在外面沙发坐着等待,我随她到里面听取检查结果。辻比呂志医生表示,我们在国内的检查结果没有问题,母亲的病情确实为眼部脉络膜黑色素瘤,较之前增大了约0.5㎜。如果不加以治疗,以后会越来越大,并会转移,最后导致右眼失明需要摘除眼球。好在检查结果显示没有发生其他肝脏的转移,可以进行重离子治疗,对此病的治愈率为90%。但是因为母亲的肿瘤部位在晶状体旁,很可能已经侵袭睫状体,这个位置血管丰富,重离子治疗后,一般会伴有出血,血液进入玻璃体,从而玻璃体浑浊,最终也可能会是一个右眼失明的结果。但两者最大的区别是,重离子可以保住眼球。(重离子治疗450万日元,费用仅供参考)

除此之外,辻比呂志医生表示,钛环缝着术是眼部肿瘤患者接收重离子治疗的必经之路,还为我们写了封介绍信,委托帝京大学附属医院眼科主任的沟田医生为母亲进行手术。

眼科检查、视力检测、病史询问、眼底照片拍摄、测心电图、拍胸部X光片、点散瞳药……经沟田医生见诊和细致的检查后,手术如期进行。还好手术不大,母亲也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15分钟就结束了,两日休息恢复后我们返回到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准备重离子的治疗。

牙齿模具、枕部固定具、面罩等全部固定模具制作完成,小孙还带我们到稻毛附近的商场买了治疗后需要佩戴的太阳镜。她告诉我们不要紧张,治疗过程很简单,并教母亲练习了“look-凝视、OK-放松”时眼的对应方式。母亲很积极,甚至在放射治疗演习结束后,还主动和医护人员讨论要怎样做才能保证更精准。医生强调适度集中即可,紧张过度会导致颜色位置的改变。

两天后,第一次重离子治疗正式开始。母亲平躺在治疗台上,装配固定面罩、牙齿支持装置等,进行精准调节,再现CT演示时的位置。凝视绿光,排CT进行定位。按铃,通知医生准备就绪。医生说“look”开始照射,照射时间为5秒。

医生表示照射非常成功,整个治疗过程一气呵成,医护人员还对母亲之前做的各种联系和尝试做了高度的评价,说乐观的心态和积极的练习为这次的治疗打好了基础。

依照医嘱进行了四次照射后,母亲除眼睛有点发红(属于照射后正常反应)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检查显示肿瘤得到了控制,眼球也可以保住了。辻比医生说母亲现在的状况,可以回国了,对乘飞机也没有限制。

为母亲办理好8月份的复诊检查后,我们回到了国内。日子又回到了从前,本就心态乐观的母亲又继续过上了她哼着小曲做着饭的生活。有时看着她的背影,会觉得之前那些四处求医的日子恍如梦一般的存在,回过神来,看到她仍健康的在我们身边,会感叹幸福也不过如此吧。

(为保护患者及医生隐私,文中名称均为化名,日期及图片已做相应处理。)
*本案例版权归厚朴方舟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盆腔神经母细胞瘤患儿毛毛赴日治疗减痛苦

2016-10-18

基本情况

毛毛在2014年1月出现尿潴留、几天一次大便等情况。5月26日因腹部疼痛,B超显示毛毛盆腔存在肿瘤,确诊为盆骨神经母细胞瘤,并侵入椎骨。6月3日,手术切除盆腔内肿瘤,手术后3天,毛毛出现高烧,右腿疼痛无法行走。在第七天,毛毛的高烧退了,但是右腿力量较弱,勉强能正常行走。6月13日,毛毛开始进行第一次化疗。在第三个疗程结束后,从8月11日开始,毛毛接受10天5次的椎骨肿瘤射波刀放疗,基本恢复了行走。放疗结束后一个月,毛毛又继续化疗,这一次次的治疗,毛毛的父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出国看病过程

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健康的成长,有一位叫毛毛的小男孩,虽然只有两岁,但与疾病已经斗争了半年之久。

毛毛的父母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这样痛苦,计划带着孩子到国外治疗,听听国外专家的意见。在同事的推荐下,毛毛的父母一起来到厚朴方舟北京总部咨询。

厚朴方舟的咨询顾问根据孩子的情况,向毛毛妈妈介绍了日本的质子治疗,质子治疗具有极高的精准度,能够准确的将肿瘤细胞杀死,而且副作用相对较小,很适合治疗儿童肿瘤类疾病。顾问还介绍了日本国立癌研究中心东病院,这家医院是亚洲最早引进质子治疗系统,也是世界上第二家开始临床应用的综合医院。同时,顾问也提醒,质子治疗对患者适应症要求较高,需要专家经过仔细检查后才能给予是否可以接受做质子治疗的决定。

毛毛妈妈在听了顾问的介绍后,决定带着毛毛到这家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希望厚朴方舟为孩子预约这家医院。最终,在厚朴方舟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不仅帮助毛毛预约到了这家医院,还预约到该院放射科的秋元医生和儿科的细野医生来为毛毛同时进行综合会诊。

一月末的日本要比国内温暖一些,早上我们在小孙(厚朴方舟陪同翻译)的陪伴下,终于来到了日本唯一一所研究放射线与人类健康的综合研究开发机构——日本放射线医学综合研究所,日本国内接收重离子患者最多的医院。

2015年1月19日,毛毛在父母的陪同下终于来到了日本,厚朴方舟日本子公司的工作人员早已在机场等候毛毛一家。当他们来到厚朴之家公寓已经很晚了,因为毛毛第二天还有检查,所以工作人员嘱咐毛毛一家早点休息。

第二天毛毛一家按照指定的时间来到了国立癌研究中心东病院,厚朴方舟工作人员协助办理完挂号。在毛毛完成儿科检查后,秋元医生与细野医生一起就毛毛是否需要进行质子治疗的问题进行讨论。毛毛由于放射线治疗导致的尿道感染,细野医生为其开了抗生药膏,并提醒毛毛妈妈每天为毛毛涂抹一次。

在秋元医生看过孩子病历资料后,认为图像及治疗还不是很详细,依然无法判断孩子是否能做质子治疗。毛毛妈妈立即与为毛毛做治疗的国内医生联系,按照秋元医生的要求索取材料,等资料一到再与秋元医生预约。

在毛毛一家等待复诊的期间,厚朴方舟工作人员周到地陪同他们到迪斯尼去游玩和购物,让毛毛放松放松。

1月27日,毛毛一家再次来到国立癌研究中心东病院进行复查。秋元医生根据毛毛的情况来看,不建议毛毛做质子治疗,如果坚持做质子治疗的话,孩子会有小肠穿孔、神经麻痹等副作用。

毛毛妈妈有些失望,她还是希望能够为孩子争取到做痛苦比较小的质子治疗方案,她问秋元医生,1、毛毛不能做质子治疗的原因是提供的资料图像不详细还是因为毛毛在之前的治疗过程中已经被照射量过大的原因呢?2、毛毛父母能够接受孩子做完质子治疗的副作用,院方会不会为孩子治疗?

秋元医生给予了明确的回答:1、毛毛是因为已经被照射量过大,而不能进行治疗;2、毛毛做质子治疗的危险性太大,医院考虑到孩子今后的健康,还是拒绝为毛毛做质子治疗。

最后细野医生提出了后续的治疗方案建议。可以回国后接受9次化疗,如果一次能治好,不需要继续治疗。假如效果不明显,每一个疗程间隔一个月,第一次少量,第二到第五次用量一样。五次过后要进行大量化疗,要是依然没效果就需要手术或放射线治疗,每个疗程间隔一个月。毛毛的指标不是很高,回国后继续治疗是有很大可能完全治愈的。

在得到了医生们的明确回答后,让毛毛妈妈感受到医生始终在为毛毛的健康着想,这也让毛毛妈妈很感动。回到公寓后,毛毛妈妈和老公商量孩子回国的继续治疗。

到了毛毛一家回国的那天,厚朴方舟工作人员把毛毛一家送到了机场,毛毛妈妈对工作人员的服务非常满意,并且和每一位工作人员握手以表感谢。回国后,厚朴方舟工作人员对毛毛的治疗一直在随访,这也让毛毛的父母对厚朴方舟赞不绝口。

(为保护患者及医生隐私,文中名称均为化名,日期及图片已做相应处理。)
*本案例版权归厚朴方舟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厚朴方舟客户刘先生梭形细胞肉瘤赴日重粒子治疗记

2017-03-08

基本情况

毛刘先生,34岁。(右臀部)梭形细胞肉瘤,形态学符合单相纤维型滑膜肉瘤(WHO分级:2级)。目前右侧臀部酸胀8月余,于2015年1月20日行“右侧盆腔臀部肿瘤切除术”,术后24天。国内主治医生建议术后2个月开始接受复查,针对术后肿瘤残余部分进行放射治疗。如有条件,比较推荐赴日本接受重离子治疗。

出国看病过程

老公是个工作狂,常年久坐办公室,平时工作压力也挺大的,精神总是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我知道他这么拼都是为了我和孩子,为了这个家,但我也担心他的身体。记得11年的时候,老公的右腿总是偶发性的疼痛,我劝他去医院看看,他却总是用“工作太忙没有时间”“没事不严重”来搪塞我。结果第二年,开始不明原因的出现右侧臀部酸胀不适,医院诊断为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因为他说休息后就有好转,当时我们也并没有引起重视。直到14年的时候出现了肿块,而且增长越来越快。慌忙带着老公去医院就诊,可当时医生却误诊为良性肿瘤。眼看肿块一天比一天大,右腿一天比一天疼,我们去医院做了穿刺活检后,FISH结果证实为右侧臀部单相纤维型滑膜肉瘤。我们从未想过当初的疏忽会导致这样的结果,如果当初我再坚定些带他去看病,也许就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但就像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样,现实中也没有什么如果。15年1月,我们做了右侧盆腔臀部肿瘤切除手术。主治医生建议我们术后两个月开始接受复查,针对术后肿瘤残余部分进行放射治疗,但考虑到国内放疗副作用较大,推荐我们可能的话最好到日本接受重离子治疗。了解到厚朴方舟已经帮助过国内很多患者成功到日本就医后,我尝试联系了他们。

而在此同时,国内的医生告知我,以我老公现在的情况,三个月的时候会复发,一定要尽快做放疗。老公一向悲观敏感,这件事情我更是要瞒着他。虽然自己一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但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中,我知道自己不能先倒下。只要能尽快到日本进行治疗,无论是质子重离子还是药物疗法,我都可以接受。厚朴方舟了解到我们目前的情况后,将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的预约,滑膜肉瘤方面权威专家会诊,以及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的预约,三管齐下,同时推进。

3月22日,我把孩子拜托给爸妈后,带着老公来到了日本。厚朴方舟日本分公司的佐佐木在机场接到我们后,开车将我们安置在了“厚朴之家”公寓。为了再次确诊病情,24日我们在蔡社长和小金的陪同帮助下,顺利在国立癌症研究中心东医院做完了血尿、胸部X光片和CT三项检查。但达到明确病情的目的,这些检查还远远不够,我们的担当医生秋元教授安排我们明天再做一个核磁共振。不过今天的造影CT也检查出了一些问题,老公在国内做的手术,并没有把肿瘤切除干净,现在还是有一部分残留。并且,虽然国内专家基于肺部CT读片否认肺部有转移灶,但教授表明因为PET-CT照射不到1㎝以下的癌细胞,所以肺部是否有转移尚不确定。因此,具体的病例分析和今后的治疗方针还是需要等明天的核磁共振检查后才可再做打算。

回公寓的路上,手机上收到了爸妈发来的宝宝的视频。他还那么小,才7个月大,正是需要我俩寸步不离细心呵护在身边的时候,他的爸爸却得了这么严重的病,而我也不得已抛下他来到了日本。想到这些,我又忍不住哭了起来。小金一直在旁边安慰我,告诉我现在骨肉瘤的存活率很高,治愈的希望还是很大的。我看着感冒了却还带病坚持帮我们的小金,对刚才自己的不争气感到有些羞愧。

26日到放射线治疗科做了检查后,复诊老师茂木教授根据胸片、血液检查、造影CT和昨天的MRI影像做了分析说明。表示我们可以接受质子治疗,需要2周的准备时间和5周的治疗时间,并且治疗后不需要住院。同时,茂木教授还建议我们去咨询重离子治疗,从治疗效果来说重离子会更好。依目前情况,先咨询其他医院后再选择治疗方式对我们而言也最为理想。等考虑清楚后,决定做质子治疗再到东医院他们也随时欢迎,只是考虑时间不要太久,一周到两周最好。

这可能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听到的最好消息了。茂木教授的诚心建议,也让我很感动。可能是这几日我在日本感受到的充满“人性化”的医护服务与国内差别太大,竟让我不禁对国内就诊的那家医院徒生一股深深地厌恶感。

第二天是肿瘤科会诊的日子,我的疑问都得到了细野教授耐心详细的解答。大致为三个问题:
1. 做完放射线治疗(质子治疗)后在3个月后半年后做精密检查时,未发现有肿瘤的迹象时需不需要做化疗?
教授回答,做精密检查时未发现有肿瘤迹象时就无需做化疗。
2. 国内的医生说做完放射线治疗后会出现坐骨神经会有损伤,可能会瘫痪,还可能丧失其功能,是否会这样?
教授说神经有可能会损伤,但不至于会瘫痪或丧失其功能。
3.肿瘤残留具体有多大?
教授又重新确认了放射线专家和整形外科专家,都明确说有2X5厘米的残留。
三月的最后一天,蔡社长为我们又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千叶县的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回复可以接收治疗,最早4月20日可入院。

回国短暂的休息,照看宝宝后。20日我和老公在蔡社长和大津的陪同下终于来到了重粒子医科中心病院。在门诊室外候诊时,护士还来向我们确认了老公的过敏史和现在服用的药物。

医生首先通过我们在东医院的CT、MRI和盆骨部的模型,为我们讲解了病灶的主要位置以及肿瘤的大小。同时在重离子射线治疗的讲解中,向我们解释了重离子射线会造成的副作用:

1. 由于病灶附近有神经,治疗后会有神经受损,出现发麻以及疼痛加剧的现象;
2. 表面的皮肤会有烧灼感和蜕皮的现象,并且照射的局部肌肉会有变硬萎缩的可能;
3. 病灶附近的骨骼会因照射变得易骨折,所以治疗后可能有行动不便,最坏的情况下有使用拐杖的必要;
4. 即使做过治疗,也会有病情复发的可能(20%-30%),而且可能会转移到肺部。所以需要定期做CT、MRI来进一步的观察。

之后为我们做了一份重离子治疗初步流程:
1.4月20日进行检查前的初步检查;
2.4月22日MRI(根据术前以及本次的磁共振来判断最终照射范围);
3.4月23日制作本人专用固定模具,然后会对拍CT时固定模具的使用进行详细说明;之后对之前的所有检查进行最终说明;
4.5月6日治疗开始。

整个治疗需要4周,合计16次。我们很想知道重离子的治疗效果、照射范围以及肺部转移的几率。在国内时只是通过医生知道重离子是双链打击DNA,比质子单链打击DNA的打击力度要强,但其他一无所知。针对我们的疑问,教授解释道治疗效果不会马上看到,要在一个月之后。并且一定要通过定期CT、MRI来进一步观察。至于照射范围要根据治疗前的MRI和4月22日的MRI结果来判断。此外,滑膜肉瘤的特质就是容易肺部转移,如果不治疗的话,转移几率近乎100%,但通过治疗的话会降低转移几率。

在如期进行完MRI和固定模具制作后,4月24日大津乔靖带我们到医院拍摄了模拟CT,以确认照射的位置。

就这样,5月6日开始进行重离子治疗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在蔡社长帮我们提交了诊疗卡后,见到了今天的担当护士田中女士和放射线技师黑岩老师。虽然今天医院休息,没有医生,但田中护士还是非常认真仔细的回答着我们的每一个问题。第一天重离子治疗的顺利,也让我们对以后的治疗有了些信心。

第二次的放射线治疗,还是以仰卧的姿势进行,看到机器在身体周围钻来钻去,老公紧张的全身是汗。荻原护士见此拿来毛巾帮他擦拭,黑岩大悟老师也在旁边不停地安慰鼓励,不禁让我们感到很温暖。

接下来的治疗都很顺利,没有红肿现象,只是有次在照射中有一瞬间的皮肤瘙痒,但其余时间没有再出现过。原来脚部麻木的感觉,现在也在逐渐减轻了。在最后一次重离子治疗结束后,若月医生为我们做了详细的问诊。叮嘱我们治疗结束后,要每隔三个月做一次CT和MRI检查,为了掌握治疗效果,需要我们把影像邮寄回重离子医科中心病院。对于老公反映近期左侧胸痛的问题,若月医生告诉我们,看过CT和MRI影像后没有异常现象,只是患部有炎症迹象,是由于照射造成的,但治疗结束后会逐渐消失,无需担心。至于国内医生的“如果发现肺部转移就治不了了”的说法,若月医生表示可以根据转移的程度来选择治疗方法,比如是做手术切除还是进行射线治疗。如果转移程度过大最后就只能选择化学疗法了。并且如果还选择进行重离子治疗的话,要尽量避免在同一部位照射。因为随着治疗的结束,靠近腿部的神经受到的一定损伤,副作用也会慢慢凸显,以最坏的打算来说,有可能需要拐杖或运动辅助器来辅助运动。但也因人而异,有的人并没有什么感觉,只能通过定期的检查来看效果。最后,若月医生表示,回国后有想要咨询的问题,都可以和她直接联系,或者帮助我们联系其他的医生。半年后来日本的检查,可以现在就预约医生,之后想取消或更改日期都是可以的。

6月4日我和老公从成田机场出发,回到了国内。回来后,我上网了解到日本的重离子医科中心病院是欧美日接收患者最严格的医院,厚朴方舟能够帮我们顺利开始治疗实属不易。在这场与时间的赛跑,与生命的博弈中,是他们在为我们助力。重离子治疗不再是梦,而这次治疗的成功更是让我们对以后的生活倍感珍惜,也愿我们之前对健康的忽视能够给他人以警醒。

(为保护患者及医生隐私,文中名称均为化名,日期及图片已做相应处理。)
*本案例版权归厚朴方舟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 联系我们
  •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嘉里中心北楼1001室
  • 上海子公司: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1228号嘉里中心3座2808室
  • 日本子公司:东京都港区六本木1丁目6-1泉ガーデンタワー13F
  • 美国子公司:6655 Travis suite 322,Houston,TX77030,USA
  • English | 微信端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1 6600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