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6-8008

海外医疗

媒体聚焦

Media Focus
  • 扫一扫

    关注厚朴方舟官方微信
    掌握最新医学前沿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关注报道 > 平面媒体 > 平面媒体

《新京报-名汇》专访总裁王刚:医疗服务不是商业游戏

发布时间:2015-08-05 19:10 来源:新京报打印

导读:

海外就医如何去?国外都有哪些新技术?你了解出国看病后面的陷阱和误区吗......日前,《新京报-名汇杂志》专门就“海外医疗”做了一期专题,厚朴方舟作为行业的开拓者和领导者,接受记者的独家专访。

总裁王刚在采访中一再重申和强调了企业的价值理念——海外医疗服务,不是商业行为,不是商业游戏,我们面对的都是把命交给我们的人,要对得起这份性命相托,这是每一个海外医疗服务机构都应该遵守的道德底线!

以下为文章全文:

与人们设想的不同,王刚之前并没有任何医疗行业的资源和背景。他选择进入海外医疗服务行业,是源于陪伴自己罹患癌症的亲人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痛苦经历。

多年前,晚年生活方式特别健康的父亲突然查出患有贲门癌,已经发生肝转移、肺转移。经过一年六个月的治疗,最后还是离世。谈起这段伤感的往事,王刚说,当时治疗的过程有些不堪回首,对于父亲和整个家庭都是巨大的煎熬,“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陪着父亲,就医的过程很艰难也很痛苦。守着他的时候我经常会想,有没有一个能够独立于现有的医疗体系之外的第二套医疗解决路径。父亲去世之后,我就决定转行,做了这个公司。”

2008年,当跨境医疗服务在中国还鲜有人知,相关的资源和资料都极其缺乏的时候,王刚成立的新公司就开始了漫长的调研工作。经过公司团队在全球范围内做的调研,最后,他们将重点关注的区域锁定在了美国和日本——这两大拥有多项全球领先医疗技术的国家。

在海外病患的治疗方面,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完善的服务体系和极其丰富的经验。从便捷的网上申请预约,到接送机、住宿安排、专业的医学翻译,美国值得信赖的的医院都以最开放的态度接纳着来自全球的求医患者,广泛覆盖中东、韩国、俄罗斯等国,甚至患者个人可直接对接。

而与美国行程巨大反差的日本,则成了王刚及其团队在开疆拓土的创业初期遇到的最大障碍。日本虽然在国家的层面上提倡和鼓励海外患者到日本去就医,也希望自己的优势医疗资源可以走出本国。

但是日本国内的医疗体制却是相当封闭的,作为医院和医生本身也是一种相当保守的状态,他们反而不太愿意去接受外国人到日本接受治疗。与之相对应的现实问题就是日本真正排名靠前的医院在当时都没有自己的国际医疗中心,绝大多数医院都没有接受国际患者的经验。

提起与日本医院的合作,王刚颇有些哭笑不得,“在日本,别说看病,做很多事情都非常的不方便。最简单到我们想租一个办公室,都要按要求交三年的财务报表,三年的纳税记录,近三年来主要的商务合同,然后还得找这商务合同调查真实性,提出未来3~5年的规划。

直到现在,海外的病人以个人名义联系日本这几家值得信赖的医院,即使你日文流利,他们也都会拒绝接收。所以在日本成立厚朴方舟的子公司,并与日本各种医疗机构的对接工作耗时特别长,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他们充分的肯定”。

日本政府则从2011年开始鼓励接受海外患者,并专门设置了医疗签证。也正是由于日本的医疗费用相对较低,厚朴方舟为中国患者引入日本值得信赖的医疗资源后,出国就医的消费群体从最初富豪阶层大面积地拓展到了国内的中产阶层以上。

几年来,在帮助无数患者赴海外求医的过程中,王刚越来越觉得自己和团队在做的事情是极其有意义的。“一般患者会选择出国看病,最看重的是新的医疗技术和新药。但是最后我们发现,是药品、器械、手术方案、医生、护士、护理、院中康复、院后随诊的整体性协作模式解除了病人的痛苦”,王刚说:“有可能我国在某些科目的某一个节点上的医疗水平不低,但在体系和体系的PK中,对病人的关照就显出很大的缺陷”。

在美国,当病人的病情较为复杂,会由病人的主诊医生牵头,会同内科、外科、病理科、影像科等多个学科医生,共同讨论病情,最终制订出最适合该患者的个体化治疗方案。这种诊疗模式被称为多学科综合治疗,由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在20世纪90年代提出。在癌症治疗领域,多学科综合治疗早已成为主要的诊疗模式。同时,术后的院中康复也受到重视,系统的术后康复也让治疗的效果得以巩固。

出国看病热带来的,还有医疗需求的改变。从最初每个月个位数的客户量到如今每年接到700位病患,这个市场的上升趋势显而易见。最重要的是客人的观念也在发生变化。初期,计划出国看病的患者大部分都有在国内治疗失败的痛苦经历,或者是病情严重到癌症三期以后才将海外医疗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其实对于此类病患,大部分优秀的国外医院也提供不出来更好的治疗方法,很多甚至不符合医院的接收标准。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刚刚发现疾病,就最先想到去海外寻求较好的治疗方案和医疗服务。近年来十分热门的出国体检,更是人们对自己健康的防患于未然。

如今,在资本的推动下,能提供跨境医疗中介服务的机构越来越多,出国看病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备受资本追捧的热门生意。而对于这种热潮,王刚却显得冷静很多。他说,自己的公司更愿意做些“苦差事”。如今,很多跨境医疗中介,包括有其他资本投入的,其实都在做一件事——预约。翻译资料、预约完毕、联系好当地的基本住宿就完成工作了。而厚朴方舟通过成立海外的全资子公司,在当地聘请全职工作人员、同时投资购置自己的公寓、车辆,解决患者的生活所需。同时,组成三人服务小组服务患者。团队提供的服务从预约成功之后,到入院的检查、治疗方案的制定、手术的实施,术中和术后的陪护,再到院中康复、出院以后的康复、随诊及最后的跟踪检查、评估……所有环节都涵盖其中,为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

王刚说,自己的公司选择做这么多前期投入来配置资源,是因为他坚信一个企业、一个行业如果仅仅是建立在信息的不对称之上,在如今这个去中介化的时代是走不远的,信息不对称在这样的互联网时代会迅速击穿击透,并没有意义和价值。相反,在跨出国门的医疗环境中,能提供出更细致而真诚的服务,也许才是跨境医疗服务行业的生存之道,王刚说:“医疗服务从来就不是商业游戏,我们面对的都是把命交给我们的人,对得起这份性命相托,是这个行业的道德底线。”

以下都是你最想了解的问题

Q:考虑出国看病的最关心的问题就是价格。海外医疗的费用究竟贵不贵?

可以说各个国家医疗费用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比如说丙肝治疗,EB型丙肝的联合用药,现在在日本是16万元人民币,美国就会到60多外元人民币,而印度才几千块钱。如果涉及手术,比如说心脏搭桥,在美国,比如克利夫兰诊所,像这样的一个手术整个过程需要上百万元人民币,非常昂贵。而日本的好处就是在医疗水平上一点都不低于美国,甚至在手术精细度上会优于美国,但是日本的医疗费用非常低。2013年WTO评比中日本是医疗水平最高的国家,它排名前列,但是费用排名倒数前列。所有发达国家中,它收费是最低的。比如2010年日本厚生劳动省核准的一例肺全切手术,只有133万日元,折合六七万元人民币。而且又是日本与我们中国会出现倒挂的情况,比如今年5月份上海的质子和重离子治疗中心成立,在那里一个疗程做下来是27.6万元人民币,而日本的质子和重离子治疗机构建成和投产使用历史更久,一个疗程下来才仅仅300万日元,折合15万元人民币,可以称得上物美价廉。

Q:选择用这么大的一笔投入出国看病,是否可以得到让病人满意的治疗呢?

美国也好,日本也好,这些优秀的医院制定一个患者的治疗方案是很慎重的,与病人有非常充分的沟通来避免病人对治疗结果的个人想象。一般会对病人做跨学科的会诊,拿出多个治疗方案,然后会很清晰地讲解给客人。比如说一个心脏病患者,是做支架好还是做搭桥好,搭桥应该是怎么搭,支架放几个,放在什么位置,放多大的支架。如果有支架又有搭桥,口服药物选哪一种,把这个方案都制定好以后会拿着动态检查的图像,拿着一个心脏图去详细讲解。同时,会将每一种治疗的利弊做清楚的分析,比如说前列套方案,不好的地方是什么,是否要终生服用药物,会给您带来什么样的困扰、什么样的改变;如果是手术,那么手术中的风险是什么,手术之后在院里面康复阶段,比如说手术之后几小时就开始怎么做,之后日后的效果会怎么样。这样的讲解有时会需要一二个小时,直到患者真正理解并做出自己的选择。

Q:一般病人出国看病,会遇到什么问题?

遇到的问题,首先就是支付。美国医院要求预付费。患者在网上申请,将病历给发过去。如果同意接收,院方会给出一个账户,需要预交前列部分费用,之后才会为患者做申请签证的相关事项。之后患者入院检查,通过评估做出治疗方案来之后,院方就会要求打第二笔钱,收费的流程跟得很紧。日本方面,有的医院是开始慢慢接受预付费了,有些则不接受。医院会要求我们这类在日本注册的公司对患者进行担保。另外就是一些医院的规定,可能会因为不了解,出现误会。比如,在日本、美国不允许在医院內打手机,在自己的病房里也绝对不允许打手机。有时候我们会在这方面不停地去提示患者。尤其选择我们的可能商务人士比较多,工作、业务也比较繁忙。

Q:在国外出现医疗纠纷怎么办?

只能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过这类问题。当然,医疗纠纷任何国家都会有,医疗事故是不可避免的,它是一个概率问题。但是我觉得,前列,我们之类的跨境医疗服务机构是提供一个让病人可以接受到值得信赖的医疗的途径,但是我们不是医疗本身。我们的客人去接受国外的治疗,也是需要和美国、日本这些值得信赖的医院发生直接的医疗关系,就会签署非常严谨的医疗合同,在一系列的文件上签字的。如果未来出现这种问题,我们在美国和日本都有自己的律师,我们会协助客人向医院是申请赔偿。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遇到过,当然也和美国、日本真正在这种医疗事故的追究力度上有关系。而且它的医疗事故认定还是相对偏向病人。医院的医生们对这种事也是非常在意的,整个流程非常严谨、规范。

来源:新京报—名汇杂志 记者:路蔷

更多“《新京报-名汇》专访总裁王刚:医...”类似信息,欢迎查阅平面媒体

  • 联系我们
  • 北京(总部):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1号嘉里中心北楼1001室
  • 上海子公司:上海市静安区延安中路1228号嘉里中心3座2808室
  • 日本子公司:東京都港区六本木1-6-1 泉ガーデンタワー13F
  • 波士顿子公司:88 Broad St.,Boston,
    MA 02110
  • 休斯敦子公司:6655 Travis suite 322,Houston,TX77030,USA
  • 厚朴方舟官方微信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1 6600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诺亚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