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国看病

出国看病行业标准制订者

全球服务热线

400-086-8008

日本語
当前位置:首页 > 医疗前沿资讯 > 海外前沿药物 > 海外前沿药物

诺奖得主James P. Allison等专家预测2019年癌症研究和治疗进展!

【本文为疾病百科知识,仅供阅读】发布时间:2019-03-05 19:28 来源:未知打印
新疗法源源不断,所以一定不要放弃!

​​2018年,我们见证了研究者们在癌症研究的诸多热门领域的长足进步,包括免疫疗法和精准医学。研究者们近年来在这些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科学知识。2018年,许多理论研究进一步演化为创新疗法,应用于癌症患者的治疗。2018年,美国食药监局(FDA)批准了18种新的癌症疗法,也批准将10种之前已通过的癌症疗法应用于新型癌症的治疗。

 

来看一下几个颇值得一提的新疗法:

 

  • 2018年FDA批准并批准扩大五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使用范围;
  • 自2011年起,FDA先后批准了七种检查点抑制剂用于实体癌和血液癌的治疗;
  • FDA还批准了使用CAR-T细胞疗法用于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
  • 第二种组织不确定类癌症药物larotrectinib (Vitrakvi)也获得批准,可用于肿瘤内有特定基因变异的病人的治疗,不依照肿瘤病发组织器官;
  • PARP抑制剂olaparib (Lynparza)和talazoparib (Talzenna),可用于治疗BRCA基因突变型乳腺癌。

 

癌症研究界一直以来都在想方设法遏制年轻人对电子烟的上瘾和滥用,以期避免他们患上烟草引起的疾病。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年轻人电子烟上瘾问题(2017到2018年间,高中生电子烟吸烟者增加了78%,初中生电子烟吸烟者增加了48%),2018年11月15日,FDA宣布将禁止在未成年人集中的区域线下销售电子烟,同时线上电子烟的销售必须实行年龄认证手段,不得向未成年者销售多口味电子烟豆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5月,美国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儿童癌症生存、治疗、途径和研究(STAR),并在6月将之纳入法律。该法案支持扩大生物样本和记录的收集范围、提高监测条件、研究儿童生存率,从而实现对儿童癌症研究工作的支持。

 

 

2019年,我们将打造出怎样的里程碑?

 

我们访问了几位专家,看看他们在2019年对肿瘤学领域有怎样的期许:

 

① 201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AACR研究院研究员、也是免疫疗法创始者James P. Allison 博士;

② AACR候任主席、精准医学专家Elaine Mardis 博士;

③ AACR癌症研究委员会少数族裔主席Brian Rivers 博士。

 

一、2019免疫疗法的进展

 

“免疫疗法的进步突飞猛进,我们已经研发出好几种免疫疗法,未来很有可能可治愈癌症,其实现在已有部分病人得到治疗后,十多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内没有复发过;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消息。”Allison博士介绍。Allison博士是休斯顿德州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免疫学系的教授和主席、免疫疗法项目执行主任。

 

James P. Allison, PhDJames P. Allison, PhD

Allison博士预测:2019年,检查点阻断组合技术将成为大热。除了提高疗效和响应率,检查点阻断技术还将扩大对疗法有响应的癌症范围。Allison博士表示:“有一些方法,我很看好,可帮助我们实现这一突破。”比如找到更多的免疫制剂组合,如anti-CTLA-4 和 anti-PD1/PD-L1疗法。其他方法包括结合化疗、放疗和基因靶向药物。

 

Allison博士告诉我们:“这些可大幅度提高癌症病人的响应。”把检查点阻断疗法与对癌细胞有毒的药剂结合应用,可激活免疫系统,但切记要在正确的时间给予正确的药物,这样才能真正发挥最大功效。他还表示,仔细研究病人的组织样本是首当其冲的任务,什么样的组合有效,什么样的组合无效,答案都来自于此,并且研究结果也是今后治疗的重要指导。Allison博士补充道:“这是今年的当务之急”。

 

虽然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前景一片大好,在许多病人身上和多种癌症中显现出积极的治疗效果,但仅有1/3的癌症病人对之响应,而且其中一些病人之后还产生了抵抗。Allison博士解释道:“我认为有两种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抵抗,”一种是病人天生的抵抗性使得他们无法响应疗法,这可以攻克,或者可以部分攻克,可结合多种抑制剂或化疗、放疗或其他方法。他同时也告诉我们,也有一部分不响应的病人,其原因是他们在γ干扰素(IFN-γ)或B2M信号具有获得性缺陷,丧失了对IFNγ细胞溶解事件的响应能力,或丧失了把肿瘤抗原提呈给免疫细胞的能力。

 

Allison博士表示:“有一些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包括CD4靶向制剂的研发,尤其是疫苗的应用。”

 

Allison博士还告诉我们,2019另一个值得期待的研究领域是CAR-T细胞疗法工程。“我们或许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血癌疗法获得FDA的批准”。目前,FDA已批准axicabtagene ciloleucel (Yescarta)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批准tisagenlecleucel用于治疗特定类型的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

 

Allison博士说道,我们可以期待一下,会有更多的CAR-T细胞疗法基因工程会删除掉抑制T细胞的基因、或引入基因来编码特定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受体的表达。Allison博士预测:“目前,我知道科学家们未来会花大量精力研究血癌的治疗方法,但与此同时,一些针对实体瘤的基因工程T细胞疗法也会问世”。未来更多的研究会运用蛋白质组学的知识确定肿瘤细胞表达的抗原和多靶点,为进一步运用 CAR-T细胞疗法提供指南。

 

Allison博士表示:“2019年我希望更多的研究工作可关注到免疫疗法相关的副作用。”对副作用的研究需要大量的病人数据和组织活检,他希望自己可以在这个方面有重大突破。

 

随着临床实验的增多、新抗原预测的基因组测序研究的深入、基于肽和基于RNA的疫苗研发能力的突破,Allison博士预测并强调:“个体化癌症疫苗研发这一领域2019年将大有可为。”

 

Allison博士表示:“我相信,近年来免疫疗法取得的成功给了研究者和病人不小的希望,让人们看到部分病人的癌症是可以被治愈的。我本人也十分期待免疫疗法可以在癌症治愈这条路上走得更好、更远。我们现在知道免疫系统的一些基本规律,我们要做的是付出更大的努力进行更多的机理研究,从各项成功和失败案例中总结经验教训,不断进步、不断治愈。”

 

二、2019精准医学的进展

 

“这是一个振奋人心的时代,尤其我们见证着那么多的研究成果正迈向临床转化,我曾参与过大规模的基于基因组学的肿瘤评估,我很欣喜地看到研究成果应用于癌症病人的日常治疗和决策,我们由此可以更好地了解精准医学。” Mardis介绍。Mardis是俄亥俄哥伦布国立儿童医院基因组医学研究所的联合执行主任。

 

ElaineMardis, PhDElaineMardis, PhD

Mardis博士告诉我们,科学家从病人的各种基因组学临床检测报告中提取信息的能力不断增强,这不仅有助于研发出新的疗法,靶向肿瘤基因组改变,还让我们意识到,特定的生殖系缺陷具有治疗意义。比如BRCA基因的改变,促成了PARP抑制剂的应用。再比如MSI-H肿瘤极有可能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响应。

 

Mardis博士告诉我们:“新一代测序技术(NGS)可确定癌症基因组变异,但这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对于确定的变异,我们无法解读其对功能有什么影响。”比如,我们已知特定BRCA变异的重要意义,并且能够对这些变异进行临床解读,但仍有许多意义不明的BRCA变异(VUS)。Mardis博士表示:“或许可用更新颖的基因组编辑技术来做高通量功能研究(某种医学背景下,描述VUS),攻克上述难题。”幸运的是,NGS癌症检测的临床效果通常很明确且全面,所以一些大型医学中心会做常规试验,并且颇有收获。Mardis博士认为:“临床效果既已彰显,那么下一步目标就是如何解读VUS”。

 

Mardis博士表示,2019年,我们可以期待做更多的包括液体活检治疗监测在内的系统研究,来研究病人的耐药性问题,尤其是已知其肿瘤变异的病人。Mardis博士补充道,液体活检监测在治疗抗性的检测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搞清这一问题后,今后也许可以运用这种监测手段进行早期的治疗抗性的检测。

 

Mardis博士十分看好利用人工智能(AI)辅助数字病理学和放射学的工作。未来这一年,她预测,如果把癌症看成是一个体系,AI会成为人们理解这一体系的绝佳帮手。她告诉我们:“我对运用AI开展实验室癌症体系研究工作抱有很大的信心。有些团队已经开始把癌症体系生物信息建模,以对肿瘤进行综合评估。”

 

Mardis博士告诉我们,近年来意义重大的医学发展之一就是包括多形性成胶质细胞瘤和胰腺癌在内的疑难杂症已引起创新研究团队的高度重视,创新研究团队对临床转化有明确的发展途径。“这些肿瘤类型在未来几年在实验室和临床都将成为重点研究对象,因为这种肿瘤治疗极其困难且后果险恶。”

 

Mardis最后总结道:“我们获得了许多成功,我对此感到很激动,我们的治疗手段也因此更精准。我知道前方有艰难险阻等待我们攻克,尤其是难治性癌症,但我不禁充满信心,随着知识的日积月累,随着治疗癌症的组合方法不断升级和验证,未来我们必定能取得更大的成功。”“很高兴我能参与研究、见证成功。”

 

三、2019癌症预防和健康差异

 

2019年,科学家们会更多地关注预防和癌症健康差异领域的应用科学,Rivers博士介绍道。他是亚特兰大莫尔豪斯医学院癌症健康公平研究所主任。

 

Brian Rivers,PhDBrian Rivers,PhD

Rivers博士把应用科学视为系统研究,研究出一系列方法,以推动循证实践、干预和政策(关于公共卫生、临床实践和社区环境)的采用和整合。他解释道:“在持续的循证干预和实践的理解、采纳和执行中,应用科学视医护人员和其他利益相关者的行为为主要变量,进行研究。”

 

“尽管在改善癌症健康差异工作中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但革命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 Rivers告诉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把过去十多年在科学研发上的成就全数应用和普及于广大群众,无缝衔接,从而提高公共健康。”

 

他同时还提及,少数民族和医疗水平落后地区的人群的癌症筛查普及度仍十分低下。大肠癌的筛查已被广泛认可,医学界已把它作为减少死亡率的一种战略。然而,弱势群体的大肠癌筛查率仍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得不到提高。“应用科学的用武之地就体现出来了,它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差距,进行干预,就像此前在其他群体中那样发挥作用。”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宫颈癌筛查,各群体对HPV疫苗的使用和了解程度有很大差距。Rivers博士表示:“我觉得,在鼓励社区全员接受癌症筛查方面,我们并没有做到位。临床上,我们的确取得了很多突破,但对于整个社区的各个阶层的知识普及,我们做得还不够。但知识普及很重要,因为医疗水平落后的地区的居民定期获得医护人员的帮助和疾病预防服务的机会很少。”

 

Rivers博士告诉我们,2019年另一个将引起关注的领域是大数据库的多样性。相关专家正在制定政策,收集不同病人群体的肿瘤样本,用以进行癌症基因组学研究,最终编制出分子谱。

 

2018年3月,莫尔豪斯医学院见证了首个合作倡议的诞生,名为2020 by 2020。2020 by2020旨在对2020名非裔美国患癌病人的肿瘤组织和正常组织进行基因组测序,并在2020年集齐他们的临床数据进行研究,以期提升我们对这类人群的癌症结果的认识和理解。

 

Rivers博士还向我们介绍了AACR在2018年十月成立的癌症健康差异智囊团,这个智囊团的任务是确定下一步做什么来解决癌症健康差异。一众科学家被邀请对三个主要领域发表演讲,旨在为解决癌症差异献计献策。三个主要领域是:提高弱势群体在临床实验的参与度;开发重要资源以推进癌症健康差异研究,从而了解差异的生物学基础;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解决癌症健康差异。

Rivers博士总结道:“重要的应用科学研究、整个社区的参与度的提升、最终代表癌症研究向美国国会发出倡议并造福于癌症病人,这一系列目标的实现都与以上倡议的成果息息相关。”



 
厚朴方舟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北京,建立了由全球权威医学专家组成的美日名医集团,初个拥有日本政府官方颁发的海外医疗资格的企业。如果您有海外就医的需要,请拨打免费热线400-086-8008进行咨询!

更多“诺奖得主James P. Allison等专家预测...”类似信息,欢迎查阅海外前沿药物

权威医院:
  • English | 微信端
  • 全球咨询热线
  • 400 086 8008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编号:(京)·非经营性·2015·0179
厚朴方舟健康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hopenoah.com 京ICP备1506179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27115号